七安

在礼的制下,导致情的膨胀

酿爸超棒的!!!

燃烧原野:

把之前的神父恶魔paro反过来试试!

欢迎收看本期节目——《防止天使男友堕天的一百种办法》(不是)
顺手画了点小漫画!

因为神父恶魔组全是黑色所以反过来当然是白组(??)于是试着画了一下天使助X修道士鸣人!请大家感受一下这个纯洁如白纸的助助!我们新时代的天使就是这么单纯不做作!说搞小村长就搞小村长!搞完之后还要一脸你这凡人不要血口喷人不要污我清白的看着小村长!

气得小村长天天去神坛跪着许愿:上帝啊,我能打天使吗?就一下!能吗能吗?不能我可就不信教了啊(wait)


啊!可爱!!说起来天使没有钱要花鸣人钱这一点我真是超爽的(????)不知道助助想不想要爱疯7(这就是你把paro设定在现代的原因吗混蛋)是的我就是励志搞瘪小青蛙的人!(对手指)人、人家就想看鸣人一边觉得肉痛一边觉得助助太帅!拒绝不了只好掏钱!(???)多可爱!我助靠脸刷卡(???)我鸣看脸下饭(???)——完美!(金星老师语气)


顺便这个不打算出本!大家随便嫖嫖不要走心不要嫖完还要求作者负责!你们这群小混蛋以为自己是天使助助吗!!不要凭空加坑!我已经全是窟窿了!(x)

莫过于和家人刷羊肉哈哈哈

你说/千玺

孤单时你说
我们曾经来过
嬉笑善愁而沉默
你还在寻找什么
是否已丢失太多
这里的每一种答案
都不适于你和我

喜欢的原因:
被人群包围的你
不会试想太多
你会沉迷在热闹中
就算脑子一片空白
也不会想起我
你失去你在寻找
这是你逃避的结果
要始终记得
热闹是他们的
我们什么都没有

罪族的救赎㈣

年龄设定:13(雾)岁少年佐vs17成年鸣,年下攻+身高差

中午时刻,漩涡大人把拍卖会上的罪族奴隶带走了。

佐井一声不吭,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他看起来似乎完全认同鸣人这种行为;而山中风那张脸阴沉得谁给不敢靠近以防触了霉头,他完全不认同佐井纵容鸣人这样做的行为。

鸣人懂得自己的行为着实不理智,但他竟然拍下佐助,他就要对佐助负起责任。

鸣人不可能抛下佐助,在佐助不离开他的前提。等到木叶之城,鸣人再想方设法帮佐助安定下来。

在马车上,鸣人靠在奢华舒适的软垫,眉头紧皱的神情引起了佐助的注意。这件事情鸣人想得过久也没感受到佐助炙热的视线。

鸣人要逃出那个他完全不了解的家族,对,带着佐助一起逃。但是鸣人自知实力比不上佐井和山中风,且他们逃出来后要去哪里?

回到小镇里的种植园吗?不,已经不可能了,那他又要怎么做?待在那个家族里任人宰割,还是流浪在街头饿死。

若是鸣人仅有一人他可能还会考虑,但是面对背负着沉重的佐助,鸣人感觉到前方的路更加迷茫。

不想了!鸣人自暴自弃地放弃反抗,无论怎么样他都会保护好佐助的!鸣人随手在佐助头顶上的帽檐往下拉,将佐助墨色的发丝遮得严严密密。

佐助一挥手拍开鸣人还在继续拉的手,这个大白痴是想挡住他的脸吗?想到这种可能的佐助眼神一凝,按住鸣人的手往他身后一扣,把他反压在软垫上,让鸣人面朝着窗外。

鸣人恍然瞪大了眼睛,从缝隙间看到两列人恭敬地跪在住所的门口,跪得最近的是佐井和山中风。

鸣人手牵着佐助从软垫下走下来,鸣人的心里其实是很害怕的,但是从手心里传来的冰冷使鸣人变得坚强,在塑造威信的这一刻他不能输。

“漩涡大人,用餐时间到了。”山中风停留原地吩咐仆人夜间事宜,而佐井跟在佐助身后,低声提醒道,门口跪下的仆人得到指令后,队伍整齐地进入主房清扫卫生。

能在拘谨庄重的饭桌前吃得匆忙又粗鲁的,恐怕只有鸣人,再看看佐助吃得缓慢又高贵的模样,鸣人终于知道收敛。

佐助对上鸣人偷偷看过来的小眼神,伸出红舌舔了嘴角的奶油,墨色的眼眸染上异人的诱惑。

看得鸣人连耳朵都变成了红色,也不顾自己喜欢的食物,类似逃跑地回到了主房。

鸣人弯着身子蹲坐在门前,双手遮住烧红的脸,他刚刚是怎么了!!鸣人用手狠狠地揉了一把脸,才想起他把佐助抛在餐桌上。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直站在门口原地的佐助和身后的佐井,“大人要和这个奴隶同住吗?”

“毕竟是刚刚才买回来的,要物尽其用debayo!”听到这句话的佐助挑了挑眉,果然是吊车尾的。

佐助进了房间,拉过鸣人后顺手把门一关,迅速地锁上。也不管鸣人,径直走到一旁置放的箱子,里面排放整齐的瓶瓶罐罐的药水,不意外这是佐井送的。

佐助拿起一瓶红色的药瓶丢给鸣人,在听到鸣人的惊呼声也没回过头。继而找出一瓶黑色药瓶,佐助打开瓶盖,附身闻了下味道后,才重新关紧。

箱子里面有一把防身的剑,可以让鸣人把风元素覆在上面,成成更锐利的武器,对于鸣人这样的见习魔法师必要时可以提高实力。

想了想,佐助淡然地把剑交给鸣人,沉默不语地褪下衣服。看到鸣人呆愣痴迷的神情,佐助伸出两只手指在鸣人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痛痛痛!!你要干什么啊!!白痴佐助!”鸣人赶紧揉揉自己的额头缓解余疼,尽管佐助的力道不轻不重,但是鸣人还是在心里狠狠地扎着佐助的小人。

“帮我涂。”佐助指着红色药瓶,把布满鞭伤和青紫的后背朝向鸣人,旧伤口已经结成疤痕,新伤口还在漫着红色的鲜血。

鸣人抹药的手指在不断地颤抖着,轻触佐助伤痕累累的背部,动作带着细腻的温柔。

“佐助,疼吗?”鸣人看着佐助额头布满冷汗却依旧面瘫着脸一句话也不说,他不由得问道。

“继续。”清冷的声音让鸣人报复性地把药水全倒在佐助的身上,终于听到佐助“嘶——”的一声。

“你个吊车尾的!”佐助干涩地说道,这瓶药水既神奇又折磨人,痛感刹那间放大了好几倍,猝不及防的佐助没能忍住。

看着一旁不知所措,低垂着头认错的鸣人,佐助再大的气也会消散的。

“佐助,对不起……”鸣人抬眼悄悄地看了佐助一眼,漂亮的大海倒映出佐助的身影,这让佐助气完全消了。

佐助整理好衣服,略过鸣人走到一旁的软垫。佐助躺在和大床有得一比的软垫上,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地闭上眼睛,没有再搭理鸣人。

鸣人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他道歉都道歉了,为什么佐助是这种冷漠的态度?!

想要站起来大声问清佐助这种态度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样子的想法被鸣人看到佐助好看的睡颜给打断了。

鸣人讪讪地爬上大床,房间里寂静无声,明明鸣人很期待能躺在极其舒适的大床上,但是他现在毫无半点睡意。

“一只佐助,两只佐助,三只佐助……”鸣人小声念道,在鸣人念到“三十七只佐助”时,引起了佐助的不满。任谁睡前听到有人一遍遍地念你的名字,还能够睡得着。

“快睡。”

“晚安,佐助。”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透过,鸣人却感到一股极寒渗人的气息。在佐助强烈的摇晃下终于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状态被佐助一脚踢得彻底清醒。

“混蛋佐助!!”鸣人小声嘀咕着,在佐助的催促下来到泡温泉的地方,和佐助分开了的鸣人直接在腹部围了一条白色围巾。在泡得舒服之际,鸣人终于在对面看到佐助的影子。

“佐助……诶?!”佐助的发色不再是漂亮的墨色,而是微妙的蓝色。虽然这样的佐助还是很帅,但是浑身上下都看起来透着违和感。

鸣人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泡温泉的佐助,后背的伤口长出了淡粉色的新肉,在白皙的背部显得更加明显。

鸣人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蓝发,眼神瞄向安静的少年。在没遭到抗拒后,鸣人打算再摸几下却被佐助躲开了。

“佐助,你……染发啦?”鸣人向佐助的方向凑近,他想要知晓佐助头发变色的原因。

“鸣人,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对鸣人能瞒多久佐助心中没有着落,不过能少些人知道他也不用花时间杀死那些人。

泡完澡后,鸣人脑子昏昏沉沉的,此时却听到有人敲门。见佐助没有任何反应的鸣人伸了个懒腰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看到山中风一脸凝重地跪着。

“发生什么事了吗?”看到这样的情形,鸣人摆出一脸严谨。

“刚才属下收到了教皇今日下达的圣洁令。”

“圣洁令?内容是什么…!”鸣人一顿,就算他生活在小镇里,在记忆中也知道这圣洁令是完全毁灭的命令。是为了彻底清除对教廷或是五大国有绝对性威胁的一切人,物种甚至是地域。

这样相当惨绝的圣洁令近百来无人使用,因为这需要教皇所带领的高层,和五大国的首领一致认同,才可以实施这项命令。

“灭绝所有罪族的后人。”语落山中风用冰冷的目光扫向一旁走过来的佐助。虽然他惊诧于佐助的发色却依然改变不了佐助是罪族的现实。

“为什么?”鸣人的手紧紧抓着门檐,震惊地看着山中风,又看向握着他另一只手的佐助。

“属下不知。”山中风自然不会知道,他们只是接受并且执行命令的人。

山中风单膝下跪抬头直视佐助和鸣人,做出要拔剑的姿势,“属下愿意为大人代劳服从圣洁令。”

服从命令?山中风这是要杀了佐助吗?怎么可以!!鸣人陷入了一种困境,他要怎么做?

然而刚才气势如剑的山中风此时倒在佐井的怀里,“大人不必惊慌,罪族是黑发黑眸的物种,这里没有罪族。”佐井指着佐助蓝色的头发。

鸣人懂得了佐井的意思,带着灿烂的笑容回握住佐助的手,“没错!佐助只是我从拍卖会随意买来的一个普通奴隶而已!”

“既然如此,便和圣洁令无关了。”佐助直视着佐井,里面掩盖的杀意让佐井忍不住呈现臣服的姿态。

“那么属下们先行告退。”顶受不住佐助打量的目光,佐井拖着昏迷的山中风迅速离开现场。

中午,用完餐的鸣人得知他们今晚要前往教廷以便隔天清晨能够早到,内心翻腾的不安让鸣人整个下午郁郁寡欢。

“你在担心什么。”佐助利用下午的时间重新洗了一次澡,看到鸣人一脸担忧的神情,他明知故问。

“今晚就要去教廷了,佐助你会不会被拆穿,要是被围攻了怎么办,虽然这世上有黑眼睛的人不少,但是……”听着鸣人还在不停说着明天可能会发生的事,佐助心里的坚冰慢慢地被温暖所融化。

“不用担心,相信我。”佐助没有讽刺鸣人像个老妈子,而是牵起对方的手。

看到佐助像个小大人一样的鸣人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佐助你明明比我小却像个大人一样,违和感超强debayo!”

果然他不该安慰这个笨蛋,佐助紧握住手里的手,不知为何他杀完人后总感到一股疲惫感,而抱着鸣人睡觉时那种感觉少了许多。

结果,佐助和鸣人又睡了一觉,为了今晚漫长的路程。

罪族的救赎㈢

鸣人先看到的是那双如黑洞般摄人魂魄的眼睛,此刻带着鸷鸟拥有的锐利和冷漠。

继而是娇小瘦弱的身躯躺着大红色的床单上,与跳目的红色相称显得更加透明白皙。

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诱人的气息,若不是被铁索绑在床上,给少年留下许多令人遐想的红痕,鸣人很有可能到另一个房间去和侍卫挤一挤。

鸣人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平复好心情,然后低下头来认真地注视着那孩子。

“我叫漩涡鸣人,你叫什么名字?”鸣人伸手想给少年解开铁索,却不料手被少年狠狠地咬了一口。

“痛诶!!!放手!!不对放口啦!!”从手指传来的痛觉让鸣人不由分说地大叫大喊,却没有出手伤害少年。

在少年松口的那一瞬间,鸣人用另一只手指着受伤的手指,“我只是想给你解开铁索得吧哟!!”

这副蠢样看着佐助眼里,眼里闪过一
丝笑意,“吊车尾的。”

“啊?!你说谁吊车尾的!你才是大白痴!!”

佐助没有再搭理鸣人,眼前这个人如他想象般的干净温暖。

佐助担心再望进这个人天蓝色的眼睛,他会忍不住去贪恋这片并不属于他的天空。

“佐助。”

“诶?!小佐助~”

“把小字去掉,你个吊车尾的。”

“我可是有名字的,叫鸣人,漩涡鸣人!”

鸣人解开佐助身上的铁索后,想找一件衣服给佐助换上。

结果打开衣柜看到那些漂亮且不正经的衣服,鸣人的脸唰的一下又变成番茄的颜色。

当鸣人想要关紧衣柜时,佐助伸手不轻不重地制止他的行为,神情专注且极为冷漠,像是在欣赏什么珍贵的文物一样。

片刻后,佐助拿出一件橘黄色的纱衣,墨色的眼眸注视着鸣人,嘴角勾起的弧度意味不明。

好帅好好看……!鸣人痴痴地看着佐助侧脸,忽略佐助眼里流露出的占有欲。

“换上。”佐助从后面抱住鸣人欲想要脱开鸣人的衣服,无奈身高差距较大,这个现实让佐助的脸沉了再沉。

“才不要呢!!明明是给佐助穿的!”当鸣人懂得佐助想让他穿这么羞耻的衣服的意思时,鸣人毫不动摇地驳回了他。

到底谁才是主人啊!鸣人气鼓鼓地想,现在怎么看都应该是自己。

“吊车尾的,转过身来。”佐助在鸣人转过之际迅速关上门把眼前人抵在衣柜上,摇晃了手里橘黄色的纱衣。

鸣人后悔他为什么要听佐助的话,恨不得给几秒前的自己一个响亮的巴掌。

猛地推开佐助,鸣人略过他爬到床上,他好困啊,鸣人随即打了个哈欠。

顶着佐助炙热的视线,鸣人成功进入睡眠,不愧是意外性No.1啊。

佐助的脸布满了条条黑线,动作却是很温柔地把鸣人安置在床的里边,而自己躺在外边。

佐助身体天生偏冷,现在怀里抱着一个小暖炉,难得也进入了睡眠。

夜幕慢慢地落下来,而剧场的绒幕却再次展开。

罪族的救赎㈡

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报价,情况远远比之前任何一个商品来得激烈,场面的抢夺声愈来愈大。

罪族奴隶,五大国里最低贱的种族,即使在奴隶群里也是最下等的。

鸣人低着头俯视下面喧嚣的人群,再看一下台上牢笼禁锢的罪族。

惨白娇小的身躯之上遍布着鞭痕,带着血腥病态的美感,颈脖处伴随着血印的锁链。

佐助抬起眼睑,视线正好撞进那片干净温暖的大海中,他微愣过后,闭上了眼睛。

在五大国,金色是最纯正血统的发色,而黑色是最肮脏卑贱的颜色。

有着黑发和黑瞳的人,乃是低贱的罪族奴隶,也被视为邪恶和罪孽余留的证明。

对于拍卖会上的人来说,一千金随便哪个都能出得了手。若是为了拍卖得到一个罪族奴隶,那确实是贵了。

市场上的罪族奴隶,价格便宜得比贩卖牲口还低。

传言里罪族人都携带灾祸,买了就相当于引祸上身。所以在价格的上升,逐渐有人放弃竞争。

在佐井报出的五千金后,拍卖官把木锤敲响,“恭喜137号得到罪族奴隶!”

“大人,需要在场验货吗?”山中风见劝说没用,只好讪讪地问道,沉迷在自己心思里的山中风并没有察觉鸣人的不对劲。

验货?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和此刻将近昏迷的鸣人下意识地答道。“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鸣人才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山中风的带领下回到房间。

最后山中风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摸了摸鼻子轻声说道,“大人,请您不要玩得太晚。最好是在午夜前结束,明天还要赶路。”

鸣人一脸茫然,和山中风打完招呼后边思索边回房。

进了门,鸣人便闻到了一种奇特的花香味,香得太过分了以致于鸣人不适应。

鸣人伸手一挥,空中形成一阵寒风,卷走了大部分花香。

看到柔软的大床,鸣人急不可耐地想过去在上面滚一滚,但是等到鸣人掀开床纱后他的脸烧得比番茄还红!

鸣人也就知道“验货”是什么意思,耳边传来了锁链的声音,拉回了鸣人已经在空中飘荡的灵魂。

鸣人猛地把床纱放下,掩饰尴尬般的挠挠后脑勺。

眼睛不知道往哪放的鸣人回想刚才看到情景,鸣人的手不禁猛地抓住床纱,他是绝对不会承认刚才心里一瞬间的心猿意马的!

罪族的救赎㈠

扫雷:1、罪族奴隶佐vs贵族伯爵鸣,西幻背景
2、有bug求放过!考据党不追究
3、不定期更新但是不会坑
4、欢迎催更和评论^q^

正文
身为种植园里一位尽职的仆人,漩涡鸣人在太阳刚升起时就睁开了湛蓝色的眼眸,伸了个懒腰后得呆滞一会才到洗簌间里刷牙洗脸。

早餐习惯喝冰箱里的牛奶,哪怕是过期的,鸣人也丝毫不在意。

不幸的是,牛奶的乏味让他想起了邻居家沾着果酱或奶油的烤饼、农家馅饼。

天生不喜欢吃蔬菜的鸣人只会吃夹满肉片的馅饼,剩余的蔬菜馅饼被他视为若睹,它们的下场最终是由鹿丸解决。

嘴馋了的鸣人提上桌面过期的牛奶,打算前往鹿丸家给自己一份美好的早餐。

可惜的是上帝不如意,门外响起了杂声、敲门声,当然还有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对于鸣人来说,会是一场噩梦。

换成平时鸣人肯定是大大咧咧地上前开门,或许是上帝的缘故,鸣人心里带着些许不安,他需要知道对方的身份后才能给对方开门。

鸣人居住的地方很小,隔音效果理所当然的很差。他把左耳贴在门上,尽管姿势有些猥琐但并不妨碍鸣人听到对方的声音。

“哦,上帝啊!你确定是这里?”

“这个地方真是有够烂的,这不会是贫民窟所谓的猪棚吧?”

“天啊!无法想象居住在这里的贱民竟然会是……”

会是什么,鸣人已经无法顾及了,竟然说他温暖的小屋是“猪棚”,竟然说他是“贱民”!

凭着这几段话,鸣人咬牙切齿地决定隔离外面的疯狗,转身离开,打算去翻后院观察情况。

“漩涡大人,现在已经到木叶之城的外围了。”

被尊称为漩涡大人的金发男子,此刻虚脱地坐在马车上,听到车外护卫沉稳的声音,整个脸都快皱起来了。

记忆骤然充溢大脑,鸣人才记起今早的事。还未走到后院,他就被人用魔法困在原地了,随后被人注射药剂。

鸣人在将近昏迷时刻狠狠地咬了对方的手臂,却给对方一个手刀断掉了意识。

鸣人捂着发疼的头,脑子里晕乎得似乎自己还处在一场热浪逼人的大火里。

当帘子被掀开鸣人才抬起了头,竟看到了面前竟然跪了一地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鸣人瞪大了眼睛,还未说完的话顿时消失在咽喉。

虽然鸣人居住的小镇很普通,却经常能在黑暗的地方看到人类在互相争执、抢夺,甚至是杀人犯罪的行为。

在这个没有王法的世界里,实力决定一切。鸣人第一次在市场的小巷见到强者屠杀弱者时,他感到了无限的恐惧。

随之鸣人会摒弃内心复杂的情感,逐渐变得麻木和逃避。

“啊——”耳边响起女人悲惨尖锐的叫声,痛苦至极的神情,不断流下的泪水汗水和鼻涕糊了一张漂亮的脸,与站立在女人身边的男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男人带着温和的微笑,眼睛笑眯眯的却没有一丝笑意,标准礼貌化的微笑在鸣人看来,不仅虚假,而且像极了奸商的狡诈。

时间在流逝,女人求饶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的手臂上有着青紫的咬痕,鸣人也就知晓这是害他虚脱无力的凶手。

“够了……”眼前血腥的画面,即使不是圣父的鸣人也看不下去了,这是警戒还是威震。

“来人,把她丢进蛇窟里。”佐井收起手里的剑,卑恭地行礼。“在下佐井,很荣幸接待漩涡大人。”

女人的哭喊声愈来愈小,鸣人察觉外面的天色未暗,已经坐了半天的马车,浑身难受得要紧。

“请问大人现在要回房休息吗?”身边一个侍女小心翼翼地问道。

刚到了一个新的城镇,鸣人自然不想现在就去安排的住所睡觉,而且他得搞清楚状况,找个机会逃跑。

鸣人转头看向了马车边跟随的人,“这里,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吗?”

“有趣?大人是指竞技场对战,还是纸醉迷金......”侍卫还没说玩的话就被山中风给打断了。

“有啊!”一头橘红色的直发被绳子捆住,那双淡黄色的眼眸绽放着光芒。不同于佐井的虚假,这个人却话多得挺活跃。

“听说今晚这里有一个拍卖会呢,大人要去看看吗?”

山中风继续地引诱,“拍卖会上可能会有一些很好的魔法道具,说不定大人可以买到不错的东西。”

鸣人在小镇内有学习魔法,他的属性是风元素,阶级还只是见习。

鸣人和佐井他们比起来的话堪比鸡蛋碰石头,如果有什么不错的逃跑道具。鸣人的逃跑几率就会提高。

就算不买东西,鸣人也想去凑凑热闹,想见识一下拍卖会是什么模样的。

拍卖会并不适合带太多人前去,所以佐井和山中风跟随着鸣人进了二楼的房间。

二楼是贵族所在的各个小房间,门帘外能够清晰地看着拍卖会场的全景。

但是在会场里抬头却只能看到黑得密不透风的帘子,无法探其究竟,也无法听到里面的声音。

拍卖会开始后,宝石、矿石、兽皮、药草等等,还有珍贵的魔法道具和刀剑,琳琅满目。

这一次拍卖会上,鸣人没见到什么有关于风系的珍稀魔法道具,不禁有点遗憾。

虽然鸣人身上没什么钱,但是他可以跟山中风他们借啊。难得来一次,鸣人总想买一件东西回去。

“结束了吗?”鸣人看着拍卖会上的幕帘拉了上去,打了个哈欠似乎有些困了。

“还有下半场。”山中风看出了鸣人的倦意,“大人累了的话,我们可以先离开。”

“走吧。”鸣人点头站了起来,他算是开了眼界,该回去休息了。

“接下来上场的是下半场第一个商品。”

灯光忽的暗了下来,铁笼的滚轮声伴随着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引起了鸣人的好奇心。

鸣人缓缓转过身去,正好看到了铁笼上黑色的布被掀开的时刻。

一切就像是慢镜头一般,黑暗下的阴影一点一点暴露在鸣人的视线里。

墨色的发丝柔顺地贴在两旁,微弱且带着痛苦的喘息声证明他还活着,白皙的皮肤被囚衣完整的裹住也带着异样的诱惑。

等到那一双墨色如黑洞般的眼睛睁开,拍卖会所的气氛骤然冷凝,只因那双眼睛染上高傲的不屑和此刻的耻ゞ辱,让人产生浓浓的征服欲。


“第一个商品是罪族奴隶,一千百金起价。”

那一刻鸣人似乎是受到某种诱惑。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更控制不住自己的躯体。

等已经反应过来的时候,鸣人已经快步走到了帘子前,远望着那在拍卖场上的铁笼里蜷缩着的男孩。

“买下来。”鸣人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坐回了位子上,第一次带着上位者的气息命令着佐井。

“是,我尊敬的大人。”佐井再次微笑地行礼,他已经看到猎物主动跳入陷阱的情景了。

“哈?!大人你不要再考虑一下吗,罪族可是木叶最低贱的种族!后面还有人鱼,精灵......”

山中风惊吓着给鸣人各种推荐,竭力希望鸣人改变主意。

“不用了,我只要他。”鸣人看着那拍卖场上眼里一片空洞无神的男孩,心口就像是被尖锐的刀刃割杀,痛得他快要窒息了。

作者有话说:我会给你们看二哥的裸ゞ体吗?!被千鸟威胁的我就是怂了!
至于佐井为什么是金发后文有解释,欢迎评论。